Liberal Studies Classroom 通識

港澳國民教育的異同

Facebook Twitter Email

刊出日期﹕2013年3月18日(香港文匯報)

引言
國民教育在全球各地本來尋常不過,目的是讓學生及公眾透過了國家方方面面的發展,增強對國家的認同感,提升國家的凝聚力,加強政治、經濟、社會的穩定性。然而,香港特區政府原計劃於2012年9月實施的 「德育及國民教育課程指引」(小一至中六),引起公眾強烈不滿。公眾擔心,政府透過指引進行洗腦教育,影響學生的獨立批判思維。經過多次的大規模集會抗議後,政府被迫擱置指引。反觀澳門,雖然也有類似的課程指引,但沒有引起太大爭議。港澳之間的差別,除了執行手法外,地方意識的強弱、國家認同的高低、以及傳媒的影響力有莫大關係。

作者﹕仇國平博士 (澳門大學政府與行政學系副教授)

港澳的國民教育

九七年回歸後,香港特區政府在德育及公民教育的大框架下,推出四個指引,推動國民教育、培養學生的國家認同感: 2001年,課程發展議會發表 「學會學習 – 課程發展路向」,列出包括認識國民身份、致力貢獻國家與社會等七個學習宗旨; 2002年發表 「基礎教育課程指引 – 各盡所能 . 發揮所長」,鼓勵學校將德育及公民教育納入課程規劃,將國民身份列入需要培養的態度及價值觀; 2009年發表「高中課程指引 – 立足現在 . 創建未來」,列出七個學習宗旨,包括培養學生成為有識見、負責任的公民,並且認同國民身份; 以及2012推出、要求學校評估學生在國民教育表現的 「德育及國民教育課程指引」(小一至中六)。
至於國民教育的具體措施,種類繁多,例如: 推動普通話教育; 在通識教育中引入認識中國課程; 教授學生唱國歌升國旗、資助組織內地交流活動; 修改歷史課程,加入認識當代中國及中港關係的原素。同時,在論述香港經濟成就的課程內容,強調中國為香港提供資金、勞動力、廉價食品、食水的重要角色。雖然有批評指,回歸以來的國民教育,忽視對學生的批判思維的培育,過份強調愛國教育的灌輸。但是,在考試主導的思維下,不用考試的國民教育一直不是公眾熱點討論的教育議題,也沒有在公眾間引起很大爭議。
本來,香港人對於中國人的身份認同,自政權回歸後一直上升,對香港的認同逐漸下降 – 跟據香港大學民意調查中心顯示,強調 「我是中國人」 的受訪者逐年上升, 「我是香港人」逐年下降,這個趨勢在2009年左右開始扭轉 (見表一)。證明中國的國力漸長、中國經濟發展對香港的貢獻、以及中央對香港實施的「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政策原本也很是受落。

表一 香港人的身份認同,1997 – 2011年

資料來源: “你會稱自己為 香港人/中國人/香港的中國人/中國的香港人”, 香港大學民意網站, http://hkupop.hku.hk/english/popexpress/ethnic/eidentity/poll/datatables.html

然而,香港特區政府的強硬執行手法,成為反國民教育的導火線。特區政府規定,指引推出後面三年內,全港學校要全面執行。即使後來特區政府面對強烈反對聲音,也只是成立「開展德育及國民教育科委員會」,邀請反對國民教育的主要人物加入,監督國民教育的執行情況,被不少市民視為沒有誠意。另外,2012年,由教育局資助、香港浸會大學當代中國研究所編製、由親中商人、教育工作者、以及政界人士成立國民教育服務中心出版的「中國模式國情專題教學手冊」正式面世。手冊對中國的各類成就大書特書,對政策失誤卻低調處理,被部分人士指有洗腦意圖。
同時,指引的推出,正值過去十多年的發展所產生的社會成本,不成比例地由香港中、下階層承擔,而發展帶來的好處,卻沒有平均地分配給他們。自從自由行政策在2003年推出後,大量大陸遊客到香港觀光、購物及投資,推高樓價與租金,令不少中小企業被迫結業,小市民生活百上加斤。大陸人到香港購買奶粉、生兒育女,令香港出現奶粉、醫院產房病床、以致北區學位短缺。當香港與大陸經濟融合所產生的問題還未解決,又要面對特區政府以強硬姿態,要香港學生在政治意識形態上與大陸融合,自然產生反彈情緒。
再者,反對國民教育最激烈時期,正值立法會選舉前夕。即使最支持國民教育的政黨,也擔心自己的立場會影響選情而保持低調。結果特區政府在勢孤力弱、又要顧及政治盟友的選情下,被迫擱置指引,由學校自行決定是否跟從。
反觀澳門,學校一直享有高度自主權,包括自行決定國民教育內容。澳門在1999年發表「德育及公民教育指引」後推出一系列國民教育措施。例如,教育暨青年局 (教青局) 委託國務院教育部屬下的人民教育出版社,以中央官方角度為澳門中小學的德育及公民教育科編寫教科書。同時,教青局開設德育中心及「愛祖國愛澳門」網頁,為學校推行國民教育提供意見。自2008年開始,教青局全費資助學生,參加黃埔軍校訓練營,透過了解人民解放軍對國家建設的貢獻,培養學生的愛國心。政府又會為學校及社會團體提供大額資助,組織內地交流團、慶祝國慶及澳門回歸、紀念五四運動等。
澳門的國民教育,也有不盡完善之處。例如,葡萄牙人四百多年前立足澳門後,透過澳門為中國的天文、歷法、數學、武器製造、海防、以及難民收容作出不少貢獻,在澳門亦留下法制、天主教、藝術、以及建築等遺產,但沒有任何課程對此作出介紹。雖然如此,坊間並不反感,這與政府的柔性推行、不作強硬規範很有關係。
澳門另一與香港不同之處,是對國家的認同一直高於澳門 (見表二)。澳門的傳媒發展以及認識澳門教育遠比香港落後,香港傳媒在澳門比澳門傳媒更受歡迎。一般人對澳門的歷史發展、成就、對國家及區域發展的角色不甚了了,也沒有清楚的澳門人概念,因此較易接受國家觀念,對國民教育不太抗拒。
表二 澳門人的身份認同

資料來源: 余振、婁勝華、陳卓華,澳門華人政治文化縱向研究,(香港: 三聯 ,2011), 頁 62。

延伸活動

1. 吩咐學生翻查2012年9月前後的報章,了解反對及讚成國民教育的論點。
2. 組織班上辯論,就以下議題討論:
a. 國民教育應包括甚麼內容?
b. 應由政府還是學校主導國民教育?
c. 學生對校內國民教育的推行滿意嗎? 覺得有洗腦成份嗎?

延伸讀物

課程發展議會,「德育及國民教育課程指引」(小一至中六),2012年4月,
國民教育令青年人更認識祖國」,文匯報,2012年8月20日
鄭赤琰,「國民教育是崇高教育」,文匯報,2012年10月17日

Facebook Twitter Ema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