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beral Studies Classroom 通識

探討青少年暴力罪行

Facebook Twitter Email

刊出日期﹕2013年5月13日(香港文匯報)

引言

近月,香港發生了兩起弒親案。經媒體大肆報道、社會廣泛議論後,該矛頭指向了「宅男」、「N失青年」和「啃老族」等,似乎這些已然成為罪惡的根源、社會的負累。但媒體的報道的真實性又有多少?如何才能一窺這些案件的性質?筆者將於下文和大家一一道來。■嘉賓作者:鍾文堅 (資深通識科老師、中學通識科顧問)

早前,本港接連發生兩宗轟動的倫常血案,案情都駭人聽聞──叛逆青年冷血弒親,可用喪心病狂來形容行凶者,甚至有報章標題用「魔子」稱之,令案件倍受矚目!

媒體當然把握機會,對有關案件作追蹤式的深入報導。

根據暫時報導的資料,兩宗案當中有不少共通點:

一、涉案的皆非破碎家庭,疑凶自小都獲家人悉心栽培;

二、兩案中的疑凶都被介定為「宅男」、「N失青年」,屬典型的「啃老一族」,終日沉溺網絡暴力遊戲的虛擬世界之中;

三、疑凶犯案過程中,都有友人參與及協助;

於是乎,媒體的報導就急不及待,在文章中遽下結論──案件屬「冷血宅男的弒親血案」,行凶的兩名青年自小受父母過度溺愛,形成極端自私、孤僻的性格,由於個人無法面對現實生活中的失敗,並將之歸咎於父母,加上終日沉溺網絡遊戲的暴力世界之中,遂把暴力施諸於父母身上以作了斷。

甚至有個別評論指,因兩宗案接連發生,之間是否有傳染性的關連。

當然,這兩宗件涉及的概念,諸如「宅男」、「N失青年」、「啃老族」,全屬近年潮興的社會刻板印象(stereotype),用上「魔子弒親(parricide)」的標題,更能吸引眼球,催谷銷情,卻無助社會大眾更接近事件的真相!

因為,截至目前為止,有關兩件案的大部份資料,皆來自傳媒的報導,基於對本地主流傳媒專業水平的認知,雖不能斷定這些材料全屬杜撰虛構,但除了警方公佈的有限基本資料外,其中有多少是接近事實,又有多少只是道聽途說,身為普通讀者,確實難以判別,因此,暫時只能保留存疑的態度,待事件經過抽絲剝繭的偵查後,才有可能了解事件的真相,故暫時切忌過早妄下結論!

不過,除了等待以外,若想增加對「弒親案件」的認識,也是有辦法的,就是進行文獻研究(Literature review),看看本港,或外地,是否能找到有關的文獻,可有助了解這類案件的性質。

關於「弒親血案」,不得不提美國莊遜夫婦被女兒莎拉(Sarah Johnson) 槍殺一案。莊遜一家三口當年住在愛達州貝爾維尤市郊(Bellevue, Idaho),案件發生在2003年9月初,莊遜夫婦在家中睡房被槍殺,最初莎拉指稱目擊凶徒從後園逃走。案件所以廣受矚目,因為16歲的莎拉由原來痛失雙親的受害人身份,變成弒親的嫌疑犯;再經過警方抽絲剝繭的調查,所有罪証都指向她,最終於2005年3月被叛兩次終身監禁(Discovery Channel, 2009)。案件所以哄動美國社會,除行凶者的手段凶殘外,更重要的是16歲少女的犯案動機只是雙親禁止她繼續跟非法入境的19歲男友交往。

另一宗更哄動的案件是去年發生的紐頓的桑迪胡克(Sandy Hook Elementary School, Newton) 校園槍擊案,20歲的亞當蘭扎在家中弒母後,接著持槍在校園殺害了20名學童及教職工,然後吞槍自殺。案發後,被殺害的學童的家長組織壓力團體,推動加強管制槍械的法案,期望能減少家長再經歷他們的傷痛。(http://en.wikipedia.org)

以上兩宗案雖然備受關注,卻屬極端的個案,其性質並不具代表性;又基於「弒親」屬於較極端的倫常罪行,就算是在槍枝氾濫的美國,該類個案也非常見;不過,在網上找到美國著名學者海德(K.M. Heide) 曾發表過多篇專著,探討有關議題。海德曾對美國聯邦調查局(FBI)的相關過案進行研究,發現由1977到1986的十年間,平均每年約有300宗弒親案件。

根據他的研究發現(Heide, 1992),可將這些案件行凶少年分成三大類:第一類屬危險的反社會份子,殺親以達成個人目的;第二類是患嚴重精神疾病,受幻覺支配而殺害身邊親人;第三類則是因長期受虐待,無計可施下採用極端暴力尋求解脫。在海德的研究個案中,第三類是絕大多數,佔了九成以上。

因此可見,家庭是塑造青少年成長的非常重要的因素,但卻非唯一的。

當然,較受傳媒關注的卻多屬第一類,「危險反社會份子」的標題夠吸引眼球的!就如最近本地接連發生的兩宗弒親案。

 

由於能找到有關「弒親案件」的本地研究材料十分有限,要作進上步的探討受到限制;反而兩宗案件所引發的另一爭論,值得拿出來討論一下;就是涉案的兩名青年,據報都有沉迷網絡暴力遊戲的特點,故而引發爭議,網上暴力遊戲是否令沉迷青年變得冷血暴虐,也是引致弒親血案的主因呢?!

關於這個課題,引發的爭論不少,可說是正反論點論據紛陳,難輕易就下定論!

 

嘗試翻查有關青年暴力罪案的數據,從香港社會服務聯會整理的《香港社會指標》找到以下一組數據:

表一:每十萬名16-20歲人口中因暴力罪案而被捕人數

年份

1981

1986

1991

1996

1997

1998

1999

2000

2001

數字

313.0

365.8

562.4

444.8

387.2

374.2

441.3

392.8

344.6

年份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2010

數字

359.5

389.2

364.8

310.6

317.3

289.9

255.0

250.8

260.1

(資料來源:香港社會指標http://www.socialindicators.org.hk)

 

從1981至2010横跨三十年的數據可見,16-20歲青年的暴力罪案比率自1991年出現峰值後,雖然都有升跌起伏,但從總的趨勢來說,都在持續下跌。

記得九十年代初剛投身工作,曾碰到過一個學生個案,一名家境富裕的男生,學懂互聯網這玩意,那時是要用「長途電話」上網的時代,家人因發現要繳交數萬元的電話費單,發現了該生的「惡行」後,要求學校作輔導跟進;由此可見,互聯網在九十年代初,仍只是新生事物;也即說是,互聯網的普及,只是近二十年間的事情;而在互聯網方興未艾的時間,青年暴力罪案的數據未有顯著趨升;相反,卻呈現大幅度的下跌。

由此說來,可否下結論說,青年沉迷網絡暴力遊戲,不單不會引致真實的暴力行為上升,反而會減少其暴力行為呢?

當然不可以簡單就判定,因為人是極複雜的社會動物,影響他的行為的因素眾多,產生的過程也是難以一一觀察得到;因此,雖然從表面數據而言,青年沉迷網絡暴力遊戲與暴力罪案的數據,並未呈現同步的上升(或下跌),由於未掌握握當中其他要素的關連和變化,故此難作結論。

再從青年事務委員會的《2010年香港青年統計資料概覽》找到近年青年暴力罪案的更詳細數字:

表二:青少年暴力罪案及分項數字

2002

2003

2004

2005

2006

2007

2008

2009

1. 侵犯人身的暴力罪案

1,066

1,195

1,147

1,044

1,055

1,069

924

959

1.1謀殺及誤殺

10

16

8

9

12

9

10

1

1.2傷人

295

269

262

233

254

265

253

234

1.3嚴重毆打

585

730

659

593

590

598

470

490

1.4襲警

37

46

36

18

16

30

22

19

1.5刑事恐嚇

53

66

92

93

77

59

65

89

2. 侵犯財物的暴力罪案

516

500

454

319

353

219

217

146

3. 刑事毀壞

283

255

212

171

140

168

153

147

4. 在公眾地方行為不檢╱打鬥

370

466

406

267

333

267

220

245

5. 藏有攻擊性武器

166

117

154

73

113

49

63

67

 

從上表各羅列的分項數字可見,近年來的各項數據,除刑事恐嚇有所增加外,其他都出現較明顯的跌幅;從表面證據來看,縱使青年沉迷網絡暴力遊戲,並未出現坊間預想的後果──引致暴力行為大幅攀升。

 

不過,有一點幾可肯定,過猶不及,青少年人日常花的屏幕時間(Screen Time, 註一)越長的話,對他們的身心成長和人格發展,都會有不良的影響!舉簡單一例來說明,當青少年過度熱衷高科技產品和玩意,視綫只管盯著屏幕,於是身體就會維持長時間靜止的狀態,這種坐著不動的生活方式就易於增加痴肥和誘發相關疾病的發病率;另一方面,由於增加了屏幕時間,同時代表減少了人與人面對面的真接溝通機會,亦會導致個人社交上的障礙。

 

註一:屏幕時間(screen time)指用在觀看電視、掌上電腦、手機及其他電子設備的時間。

 

思考問題:

1.對青少年的成長而言,互聯網的普及,是利多?還是弊多?2.近年本港青年暴力罪案出現了甚麽變化和趨勢。

3.青少年沉迷網絡暴力遊戲是否會導致更多的暴力行為?

4.試著紀錄自己和身邊朋友日常的屏幕時間,看看當中是否有特定模式。

5.嘗試建議一些能減少青少年沉迷上網的方法。

 

 

延伸閱讀:

 

Kathleen M. Heide, “Why Kids Kill Parents”, Psychology Today, Sep. 1992.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香港社會指標》網頁

 

青年事務委員會及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研究中心, 《2010年香港青年 統計資料概覽》, 2011年5月

 

陳潔玲醫生,〈人機合一 大有問題〉,信報,2013年3月14日。

 

曾國平,〈打機令人更暴力?〉,信報,2013年3月29日。

Facebook Twitter Email

Related Posts: